阿修真的很可爱

你看这世界用左眼还是右眼

未成年天x叔毛   收养伪父子
https://m.weibo.cn/5073358359/4258774388153518@

总同步太麻烦了,而且老福特不能私信图片评论图片啥的,翻车了挺麻烦了,欢迎大家移步微博,老福特基本就不更新了,可取关,感谢大家
http://weibo.com/u/5073358359

《荣耀十年》

瞎起名系列
全员古风设定
All叶向
ooc我的锅
长篇




第一章 废太子
    荣耀三十五年。
嘉世王朝衰颓,诸侯鹊起,天下呈纷争乱世。蓝雨、霸图、微草、轮回四国崛起,与嘉世分庭抗礼。

嘉世王朝。
硕大的朝殿里站满了人,却是死一般的寂静。大太监尖细的声音似乎还在大殿上空盘桓:因太子叶秋结党营私意图篡位,现废太子,改立孙翔。
叶秋从容的站在群臣中间,和高高在上的皇帝无声的对峙着,年迈的皇帝用手支着下颚,眯起眼睛打量叶秋。
叶秋不是正统皇室出身,是皇帝当年在外风流留下的野种,能被皇帝临幸,叶秋母亲的相貌自然不差,而叶秋也完全继承了他母亲的美貌,未及弱冠之年已经展现出一派从容气度,他安静的听完诏书,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平静的仿佛听到的事情与他毫无关系。不理会群臣的窃窃私语,叶秋撩起长袍下摆,单膝跪地,说:“臣,接旨。”
大太监把诏书轻轻放在叶秋手上,又说:“那就把太子玉玺交出来吧。”大太监几不可闻的叹了一口气。他是看着叶秋长大的,从他因为天资卓越被召回宫代年幼的太子孙翔处理国家事务,到如今太子长大,他被废黜,中间这十年叶秋付出了多少又放弃了多少,他都看在眼里。但是自古无情帝王家,他于心不忍,却又无可奈何。
一直站在一边的孙翔大摇大摆的走了过来,洋洋得意的冲叶秋伸出手。孙翔小的时候不懂,一直以为叶秋是他的亲哥哥,总喜欢缠着叶秋,让他陪自己玩,叶秋却是不怎么搭理他的,而且叶秋的聪慧远近闻名,他从小一直活在叶秋的阴影下,直到最近他才知道,叶秋的付出全都是在给他铺路,再回想起自己之前在他面前的谦卑孙翔简直想给自己一巴掌,一个野种也值得自己妒忌这么多年,再聪明有什么用,还不是为他人做了嫁衣。
叶秋从怀里掏出玉玺,放在孙翔手上,对他笑了笑,说:“恭喜,太子殿下。”都到这种时候了,叶秋还是不急不躁,这种从容让孙翔愤怒。他把玉玺抢过来,恶狠狠的想:叶秋,从此以后,嘉世再无你的容身之地了。
几个持刀的侍卫从殿外走进来,给叶秋戴上手铐,然后押着叶秋走出了大殿。

叶秋刚走下台阶,就被一个橙衣女子叫住,他回过头就看见了眼眶通红的苏沐橙。苏沐橙和苏沐秋是十年前被一个战败国送来的质子,可以说是和叶秋一起长大的,因为地位不高时常被欺负,叶秋就从小庇护着他们,不幸的是,苏沐秋几年前在一场意外中去世了,就留下苏沐橙,她也因此更加依赖叶秋。
“叶秋……”,苏沐橙刚一开口声音就开始哽咽。
“沐橙,”叶秋柔柔的笑着,抬起手轻轻抚上她的脸:“别哭。”手上的镣铐摩擦发出刺耳的金属碰撞声。
“叶秋,让我和你一起走吧。”苏沐橙低声说。
“沐橙,你好不容易走到今天这步,没必要为了我毁了自己,况且我也累了这么多年,该歇歇了。”叶秋说着,把目光投向了她身后的金銮殿,目光说不上悲喜,只是透着一股疲惫与苍凉。
苏沐橙强忍住眼泪,抬起头坚定的看着叶秋。叶秋欣慰的笑了,转过身继续跟着侍卫走向天牢。
苏沐橙第一次发现,原来叶秋的肩膀竟然这么单薄瘦弱,她曾经以为叶秋强大到无所不能,就算天塌下来,叶秋的肩膀也能顶住,但是现在,似乎一阵风就能吹折他勉强挺直的脊背,苏沐橙的眼睛又不自觉的酸涩起来。

等到她回到自己的寝宫时,天色已经暗下来了,她不知道自己在那里站了多久,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来的。回来后她就一直坐在窗边盯着窗外的树发呆,深秋时节,树叶早就落光了,徒留光秃秃的枝桠垂死伸展着,像穷途末路的嘉世一样,等待它的只有死亡。

第二章 新的开始
新太子上位,不管大家心里愿不愿意,整个皇宫表面上都洋溢着喜庆。
只有天牢门口依旧冷清萧瑟。两个士兵手持长枪表情肃穆的把守在门口。阴暗的长廊里不时传来神经质的低吟和痛苦的哀嚎。
叶秋的一袭白衣看起来与阴冷昏暗的牢狱格格不入,他安静的坐在石床上,抬起头从那个狭窄的窗户看向外面。这个时候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窗外一片漆黑,连月亮的影子都看不到。
突然外面似乎发生了什么,一阵人声嘈杂,随后门口似乎传来重物倒地的声音,叶秋回头望去,一个黑衣人迅速的打开叶秋牢房的门,然后趁叶秋还没反应过来一把把他扛在肩上,迅速消失在牢房里。
虽然知道你是为了救我,但是你这样我很没有面子的,叶秋老实的趴在黑衣人身上,内心却有点无奈。
眼前的事物飞快倒退,可以看出救他的这个人轻功不错,在叶秋马上要因为长时间大头朝下导致头晕眼花,进而要吐在黑衣人身上的时候,黑衣人把他放到了地上,旁边停放着早就准备好的马车。
“谢谢了。”叶秋抚了抚身上的褶皱,拱手道谢。黑衣人只是看了他一眼就转身离开了,很快就消失在了夜色中。
早就料到会有这天,叶秋早就给自己留好了退路,中午苏沐橙应该就已经帮他把信号放出去了,所以他对会有人来救他一点都不感到意外,只不过……叶修揉揉自己被黑衣人肩膀顶的生痛的肚子,他决定少付一成佣金给他。
叶秋爬进马车里找了一件大氅披上就趁着月色驾着马车朝着出城的方向赶去。不出意外的话,他越狱的消息明天之前就会传到皇帝那里,到时候全城戒严他再想出城可就难了。
出城的官道一片寂寥,只有叶秋一个人在赶路,哒哒的马蹄声也显得分外单调。月光被道路两边的树枝遮挡,只留下中间一块斑驳的光亮蜿蜒着向远方延展,残缺的就像叶秋这十几年来的生活。从被找进宫的那一刻,叶秋就意识到了自己将会面对什么,所以他藏起自己的双胞胎弟弟,跟着来找他的公公一起进了皇宫。圣旨上写的是叶秋的名字,所以他便做了十年嘉世太子叶秋。

经过一夜的赶路,叶秋终于在天亮前离开了嘉世,进入了紧邻嘉世的小国呼啸境内。这个小国是最近才从嘉世独立出来的,据说国主是流氓出身,也不懂什么国家治理,基本就是占山为王那一套。
走了没几里的官道就陆续的开始看到商铺,叶秋找了一个最不起眼的旅店住下了,舟车劳顿了一夜,他好好洗了一个澡休息了一下。
中午吃完饭他又开始赶路,这里离嘉世还是太近了,太危险。他了解嘉世皇帝就如同嘉世皇帝了解他一样,倒不是说他的计谋,而是他太懒了,除了处理公事之外什么都不管,不上朝的时间绝对不离开寝宫半步,所以,嘉世皇帝肯定会以为他出了嘉世就不会再着急赶路,因此会在嘉世周边的国家加强搜查力度的。
于是又赶了一天的路,叶秋终于在兴欣国停下来休息。一进城就看见城门旁边的告示板旁围着一堆人,叶秋好奇的看了一眼,原来是这个国家一直饱受邻国的骚扰,但是碍于两国实力相当贸然开战只会导致两败俱伤,所以只好发榜文招纳贤才以求应对之法。
这里离嘉世已经够远了,不如就在这里谋求一个官职安顿下来,叶秋想。
在旅店休息了一天,第二天一早,叶秋就穿戴整齐朝着兴欣皇宫出发了。


第三章 一席之地
叶秋微微抬起头仰望着兴欣王宫的城门,有点想笑。这里说是王宫,但是跟嘉世的恢弘相比实在是小巫见大巫了,见惯了嘉世的叶秋不免觉得这里太过寒酸。
叶秋理了理衣领,走近了城门,被门口的守卫拦住后他表明来意,过了一会就有人来带他进入宫中。
进入宫中,叶秋终于控制不住笑了起来,这个所谓的王宫完全就是寺庙改建的,只不过在门口加高了城门,内部构造基本没变。进门后是一个宽敞的小广场,广场中间摆放着一口大鼎,两边站着两排手持长枪的士兵,一直到正殿的门口。原本是摆放佛像的殿堂变成了皇帝的正殿;后院的侧室大概就是皇帝的寝宫。这个所谓的国家根本就像是一个笑话,是统治者意淫出来的角色扮演游戏。
不过走在这里,叶秋的脚步十分轻快,完全不似在嘉世的压抑沉重,生怕一步走错满盘皆输。没走几步就到了正殿门口,带路人停在门口不在前进,应该也有人提前通报过了,所以领路人对叶秋做了一个请的姿势,叶秋撩起衣摆跨过门槛走进大殿。
殿堂也不大,一个人坐在高阶之上的宝座上,殿堂内的装饰可以称之为朴素。这兴欣的国王没什么架子,直接从台阶上走下来站到叶秋面前,急切地问:“我是兴欣的国王陈果,听说你有办法?”令叶秋惊讶的是兴欣的统治者居然是女性,不过在叶秋这个时代,男性或者女性都可以成为统治者,所以他没有表现出什么,只是向她作了一揖,表示尊敬。
“额……有是有,不过您都不先问问我是谁吗?”叶秋退开一步,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好吧,你是谁?”陈果皱起眉头不耐烦的问。
“我是叶秋。”叶秋说完静静观察着陈果的表情。
陈果听完后接着问,“嗯,你现在可以说有什么办法了吧。”
“……喂,我说我是叶秋,嘉世前太子叶秋。”叶秋惊讶于陈果竟然对他的身份毫无反应就又强调了一遍。
“……我知道你来到我这里是希望谋求官职得到任用,但是如果你再拿他的身份开玩笑,我真的会生气。”陈果一脸严肃的说。
“好吧好吧,”叶秋看陈果要生气的模样也不再坚持,只是跟她讲了自己的退敌之法。
叶秋讲完后,陈果一脸怀疑的看着他,但是叶秋依旧微笑着看着她,脸上的表情没有一点波动,最后陈果实在没忍住说:“你看起来像个正经人一样,怎们能想出这么猥琐的方法?”
“黑猫白猫能抓到老鼠就是好猫。”叶秋表情不变,淡淡的说。
“好吧,你说的办法我明天就去让人实行,至于你……就暂且留在宫里吧,如果你的办法有用我再给你封官。”陈果说完就让人带着叶秋出去了。
叶秋跟在一个侍卫身后向宫殿后面走去,果然如他所料,后面就是所谓的寝宫。侍卫一直带着他走向里面走去,这边没有人住,看起来似乎也很久没有打扫过了,地上的落叶已经积了厚厚一层,侍卫也没觉的什么不妥,踩着落叶一路走到最里面的一间房间门前才停下,叶秋看他不动了就上前推开门,扑面而来的灰尘呛得叶秋直咳嗽。
感谢了带路的小侍卫,叶秋走进了房间。这间房间似乎是一个储物室,因为这里不仅积满了灰尘,还堆放着各种杂物,叶秋走到最里面才发现一张狭窄的小床,但是他没有抱怨什么,简单收拾了一下就打算住下来了。




第五章 各国反应
与此同时,各国的探子都把这一爆炸性消息上报给了各国君主。
蓝雨王朝。
蓝雨国新帝黄少天坐在案几前,听着身前的探子汇报叶秋被废的消息,他身边站着的是有权术大师之称的喻文州。探子汇报完就退出去了。黄少天站起来转身对喻文州说:“嘉世皇帝的脑子是不是被驴踢了啊,他竟然把叶秋废了,老师你说他是怎么想的啊?各诸侯这么多年一直忌惮嘉世完全就是因为有叶秋存在好么,他把叶秋废了,那就别怪我们蓝雨吞并嘉世称霸天下了。”
身后的喻文州只是笑了笑没有接黄少天的话。嘉世皇帝当年开创嘉世王朝能力是有目共睹的,他还不至于这么蠢废掉叶秋,改立孙翔。孙翔虽说也是能力出众,但是跟叶秋比起来还是差远了,可以说是叶秋的权术与智谋成就了当年嘉世的辉煌与鼎盛。因此越是这样,嘉世皇帝的决定越让人疑惑,官方给出的原因是叶秋结党营私意图篡位,这理由可以说是极其敷衍可笑了,叶秋本就是太子的话,这江山就是囊中之物,又有何必要去预谋篡位,这其中必有其他原因。

霸图王朝。
韩文清听完探子的汇报只是冷哼了一声,:“叶秋又在玩什么新花样?”
“也许这次不是叶秋的花样,他是真的被废了。”身边的张新杰说。
“哦?”韩文清质疑的挑起眉毛看着身边的张新杰。
“这些年来,虽说嘉世皇帝让叶秋全权处理政务,但是选官的决定权一直掌握在皇帝手中,朝堂中的大臣还是皇上的心腹,几乎没有叶秋自己的人脉。叶秋对此也不置一词,这可不是叶秋能干出来的事。”张新杰说。
的确,以叶秋的手段来说,就算皇帝掌握选官的决定权,他想在朝堂中培植自己的力量还是轻而易举的。那么为什么这么多年来叶秋都不培养势力呢?难道他早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

微草王朝。
“英杰,你怎么看?”王杰希看向自己身前的男孩,问道。
“我……我不知道。”男孩犹豫了一会,低着头轻声说。
王杰希几不可闻的叹了一口气,这孩子就是太没自信了。
“嘉世王朝的鼎盛全得益于叶秋的智谋,嘉世皇帝却在这个时候废黜他,不觉得很奇怪么?嘉世从中能得到什么好处?且叶秋这么有才华的人,随便被那个国家收服,嘉世的地位就不保了,百害而无一利的事嘉世皇帝为什么要做?”
王杰希句句反问引导着高英杰思考。
“应该是叶秋的存在会危害更大的利益,而和它相比这些都不算什么。”高英杰试探着说。
王杰希露出欣慰的微笑,不过马上又收敛了表情。那么嘉世的死穴这会是什么呢?

轮回王朝。
周泽楷坐在座位上盯着眼前的探报陷入沉思。

这个玄幻的世界

可大可小天X受孕体质毛

贺天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变成了六岁,有神仙留下纸条,只要十天内为爱鼓掌莫关山必怀孕
【上】【下】评论↓见

翻车小能手最后的挣扎🙃
【xian婚hou.爱】http://vdisk.weibo.com/lc/3Nmsn6P2j0bzkSVsoTX 密码:G197
【短篇合集】
(包括:吃醋,女装,酒后,段子)
http://vdisk.weibo.com/lc/3Nmsn6P2j0bzkSVqc5H 密码:P24U

随波逐流的神(神仙天X人类毛)

【灵感来源:神的随波逐流.mp3】
(我这个起名废)

贺天是一个神仙,无所事事的神仙。

不知道几辈子前是个将军,为帝王立下汗马功劳,也因为为人正直深受军民爱戴,死后百姓为了纪念他,给他建了将军庙,香火供奉了几代,贺天就升仙了。

但是也不是什么正经神仙,用贺天自己的话讲就是个见光不会死的孤魂罢了。

自从贺天有记忆开始,贺天就一直生活在这个村子,看着这个村子里的人一代又一代的老去一代又一代的新生,贺天心中已经变得麻木了,他也懒得去探寻什么生命的尽头,存在的意义,没事的时候就一直待在他的将军庙里,偶尔去村子里转一转,有人来给他祭香火的时候就力所能及的完成他们的心愿。

这天贺天穿着一身宽松的黑袍走进村子,看着路边小贩摆着摊,卖力的吆喝,路上行人熙熙攘攘热热闹闹,一片太平安逸的景象。

直到贺天转过一个弯,就听到小巷里传来孩子吵闹的声音,百无聊赖的贺天顺着小巷走了进去,结果却看见几个孩子在拿石头丢一个红发男孩,嘴里还念叨着:

“他爸爸是犯人,不要跟他玩。”

“课本一定是他偷的,坏蛋!”

“坏人,小偷,打死你。”

“一定是他!”

红发男孩无措的站在原地,用手臂挡住打过来的石头,嘴里念叨着嘴里念叨着:“我不是,不是,你们闭嘴……”

贺天眉毛一皱,晃到莫关山身后,放出身上的煞气。

贺天毕竟是将军转世的神仙,死人堆里爬出来的,身背着几千的人命,身上的怨气和血气很重。

那群小孩突然觉得背后一阵冷风吹过,不知道为什么觉得害怕起来,把手里的石头都扔到莫关山身上就乱叫着跑了。

莫关山瘪着嘴红着眼眶,努力不让自己哭出来,他站了一会,最后用力吸了吸鼻子,拍拍身上被打脏的地方,若无其事的走出巷子。

贺天站在原地默默的看着莫关山单薄却倔强的背影,第一次找到了人生……不,神生的意义。

因为刚才,他发现,他就连想摸摸莫关山的头都做不到。

他看了看自己透明的手,自嘲的笑了。

 

从此以后,贺天每天都开始正儿八经的修炼,然后每天晚上都例行晃去村里看看莫关山。

之前贺天还每天跟在莫关山身后保护他,怕他再被那些小孩欺负,但是渐渐的他发现那些小孩都不敢再来找莫关山的麻烦,反而看见他都绕路走,他以为是自己把他们吓住了,直到有一天贺天偶然看见莫关山把一个找茬的人堵在小巷子里打到吐血,他才猛然发现莫关山已经不是那个会被人欺负的小孩子了,他变得特别暴躁凶狠,像个小火药桶似的,谁点炸谁,贺天欣慰之余又有点心疼。

 

这天,贺天又拢着他宽大的黑袍子跟在莫关山身后回家。他盯着莫关山的红发顶,突然发现莫关山好像长个了,之前还只是到他的腰,现在已经到他胸口了。贺天惊讶的伸手在莫关山头顶比了一下,不小心摸到了莫关山的头发,莫关山似乎察觉到了什么,疑惑的回头看了一眼,他一回头给贺天吓了一跳,僵硬着比在自己胸前的手没敢动,所幸莫关山什么都没看见,又回过头继续走了。

贺天挑了挑眉毛,把手收回袖子里继续跟在莫关山身后晃荡。

 

“妈,我回来了。”莫关山走进一间小院冲着里面喊着。

一名年轻的妇女从厨房里探出头,笑着说:“莫莫回来啦。”

莫关山冲着她点点头就回房间了。

贺天的跟踪之旅一般就到这里,男孩子嘛,还是要有点私人空间的。

贺天又转悠去厨房看了一眼莫妈妈做的饭,今天是简单的鸡蛋番茄,但是闻起来也特别香。贺天闻够了味道就无奈的退出了厨房,他现在还没办法吃东西。

 

一晃几年过去了,贺天现在已经能显示人形小半天了,莫关山也从私塾毕业,在家里帮忙经营妈妈的馅饼店。

 


莫关山最近心情很不好。

他已经十七岁了,还有三年就成年了,他不想一直留在这个村子里当一个做馅饼的,他想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但是他又不想离开妈妈,妈妈年纪越来越大也需要他的照顾,而他一出门就不知道多久才能回来。

所以莫关山很矛盾,不知道怎么办才好,沿着村子没有目标的一直走,猛然抬头的时候就看见这座破败的将军庙。

日落时刻,橙黄的余晖散落在将军庙上,徒添几分悲壮的味道,让莫关山想起村子里关于这位将军的传说。

惊才艳艳年少成名,一生征战四方保家卫国,最后一战告捷却因为伤势过重最终马革裹尸。

皇城里举国欢庆的迎接变成了哭声遍地的迎葬,皇帝以最高礼节厚葬了这位拓疆英雄,自那之后,王朝迎来百年的盛世太平。

莫关山在这里生活了十七年,从来没有踏进过这座将军庙,因为他不信诸神不信命,万事靠自己。可就在今天,他突然想看看这位英年早逝的将军,到底是副什么模样。

几乎怀着朝圣的心情,莫关山踏进这座将军庙。

以前这座庙还有人来义务打扫,现在已经无人照料很久了,莫关山一脚踏进来就溅起一地的灰尘。但是他没有在意,还是走了进去。落日的光从侧面的窗户照进来,空气中飞舞的灰尘清晰可见,最后光束打在了中央的石像上。

盯着那几乎刺眼的黄光,莫关山似乎穿越到了几百年前看到了这位将军满身金甲的骑在战马上,对着身后的百万大军发号施令意气风发的样子。那是怎样的骄傲与恣意,如今却变成这座灰扑扑的石像,在这座破败的将军庙里,无人问津。

贺天在莫关山走进来的时候就愣在了原地,他没有想到莫关山会来到这里,因为他知道莫关山向来是不屑神佛的。

他看着布满灰尘的庙宇,没由来的有点窘迫,像是没有收拾屋子就迎来了重要的客人。但是现在再做什么也来不及了,他只好默默的站在原地,看着莫关山。

莫关山用力的抬起头想看看这位将军的长相,但是不知为何,石像没有刻画他的面部,反而为他带上了狰狞的面具。

莫关山学过兰陵王的故事,兀自猜测这位将军大概长得不错。

看了一会,脖子微微酸痛起来,莫关山伸手揉了揉,然后走近石像抚了抚石台上的灰就毫不嫌弃的坐到了石像的脚边,盯着门外的荒草发呆。

贺天不知道莫关山心中所想,但是能看出来他有心事,贺天再一次感叹自己做神的失败,唯一想守护的人却连他的烦恼是什么都不知道。

莫关山没坐太久,太阳完全落下去的时候就起身回家了,他要回去帮妈妈收摊。

贺天跟在他身后陪他走到门口,目送着他的背影远去最后消失在拐角。

活了两世,贺天却像是第一次有了七情六欲,他捂住心头那点不明来由的酸涩,不知所措。

何以解忧唯有叶修!
吸修使我快乐!